逃离or坚守,这并不是一个问题

当代公益微信 2021-03-23 11:12

教育,无论何时,总是最容易撩拨起公众情绪的话题。


近日,#张雪峰离开北京# 的话题一度冲上微博热搜。再一次,北漂人群面对户口和孩子教育问题的伤口被撕开。



事实上,在北上广深,这样的“逃离”几乎每一天都在上演。


面对孩子在哪里接受教育问题的纠结,或离开、或坚守、或等待,每个人最终都会有自己相对确定的抉择。


而对于“什么才是更好教育”的思考,却是一个看起来更加宏大也更加重要和基础的问题。


今年两会上,建议增强心理健康教育师资、建议美育入中考、建议控制网课网游时间、建议增加小学体育课时、建议全面取消小学生家庭作业等提案,无疑都指向了更为素养化的教育方向。


与此同时,在家长群里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竞争赛道就那么多,佛系也需要资本;鸡娃,是时代和大环境的产物;你停下来,就会有无数个人跑着超过你......


正因为如此,在学校减负的同时,校外培训机构又为孩子们的小小脊梁上增加了一根根稻草。


作为家长,除了为孩子抢占优质教育资源,我们还能做什么?

 

作为国际知名的非营利性教育机构,可汗学院(Khan Academy)或许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可以借鉴的思路。





教育没有了贫富之分,课堂没有了年龄之别,实习没有了假期之限,学生开始为自己的兴趣和未来而学习......

这是可汗学院的创始人萨尔曼·可汗(Salman Khan)为我们所描绘的一种理想的未来教育图景,颠覆而充满了诱惑力。

可汗学院创立背景:

萨尔曼·可汗拥有麻省理工学院的硕士学位,以及哈佛大学的MBA学位,曾是一名金融分析师。

在一次对表妹的远程辅导后,他将授课实况制成视频传上网站分享,自此好评如潮。2009年他辞去金融分析师的工作,专心建设这一旨在为全球学生提供免费在线教育的“可汗学院”。



在传统的教育体系中,我们通常会存在很多迷思:

·  学前教育中我们一直倡导的寓教于乐,为何在进入小学阶段后就开始慢慢变了味道?

· 一个班级四五十名学生,每个学生的认知水平和兴趣浓度不一,老师如何能够“因材施教”?

·  以考试来检测学习水平的方式,是否会混淆学习的意义?

·  为何辅导作业成为家长之痛?而学习也成为孩子心里一件困难且和愉快对立的事?

· 从小到大的学校教育中,为什么大多时候都是考完试所学的知识就被抛到脑后?

或许,曾获诺奖的神经系统科学家坎德尔所提出的关于学习的神经系统发展理论,可以给我们一些解答:

教育的神经学原理

·当某个细胞参与学习的过程,这个细胞就会生长。这与我们锻炼肌肉的过程大同小异。

· 知识的存储时间取决于大脑的活跃度。当你喜欢学的时候,就会带来兴奋、开心,主动学习的成果很难遗忘。

· 要想获得长久的记忆,大脑在处理接受到的信息时必须足够透彻、深入,要求大脑集中精力,且将该信息与记忆中已经完善的知识联系起来。当你可以从整体的感觉去看待一个学科,时,你的神经突触就连成片。

萨尔曼·可汗认为,每个人都有自我学习的能力和愿望,而高效学习的本质在于“自学+指导”。

基于以上对传统教育弊端的观察和教育的神经学理论运用,可汗学院以互联网为媒介,采用了“精熟教学法”的教育理念:在学生进入更高难度的学习阶段之前,应充分理解以前学习的概念。

简单明了的道理,恰恰是目前“平均水平教学以及保持与课本一致性”的现行教育体系很难达成的目标。

汗学院通过十分钟左右“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视频方式,以形象的教学,让孩子获得更好的理解和专注力;

通过把每一个知识点都放在平台上,通过不解之处的随时翻看,让每个孩子根据个体的进度,去搭建自己的知识阶梯;

通过为不同的知识点设置自动生成问题的程序来考核,以追踪每个人的进步;

通过构建知识地图——哪个知识点在前,哪个在后,之间有什么样的关联,让知识脱离点式记忆,将知识放在一个整体中去理解。

“既然我们无法准确预测现在的学生们在10年或者20年后需要什么样的知识,那么比起现在教给他们的知识内容,教会他们自学的方法、培养他们的自学能力无疑更重要。”

对于萨尔曼•可汗的观点,不能再认同。
 

(可汗学院知识地图示意)

可汗学院的教育理念,是对世界教育的一个反思,同时,他的公益模式,也是弥合教育资源不均衡的一次有利尝试。
 
可汗曾经参与过一个叫做半岛桥的教育项目,在这个项目里,是专门为落后地方学校的孩子开设暑期班。

在项目之初表现较差的三位学生在6周之后判若两人,全部进入中上水平。还有一位表现最差的7年级女生,她在负数的加减法上怎么也搞不明白,但突然有一天顿悟,最后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成为了第二名。

曾经跟可汗学院合作过的校长,给予了可汗学院这样的评价:汗学院的教学方法从根本上改变了学生的性格,那些原先对自己学业漠不关心的学生,突然开始为自己承担责任了,这让曾经懒散的学生变得刻苦努力。



萨尔曼·可汗(Salman Khan)的教育理想是:“为世界各地的所有人提供免费的一流教育资源”。

从2001年创办至今,可汗学院内容涉及数学、科学、计算机编程、历史、艺术史、经济学等,其视频被翻译成36种以上的语言,只要你有兴趣,无论国籍、人种、肤色,都可以在这里订阅和在线学习。

作为一个纯公益的在线教育平台,可汗学院的运作经费主要来自于慈善基金会的捐赠,除了比尔‧盖茨、谷歌等的捐赠外,今年1月,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通过马斯克基金会为可汗学院捐赠了500万美元。

可汗在感谢视频中说:“这将使我们加快生产各种内容。我们希望覆盖从孩子的早期学习到大学早期阶段的所有学科。”


作为一个NGO组织,可汗学院在网页上同样接受个人的捐助。无数个个体的力量,汇聚在一起,也在不断助推着这个美好的公益事业前行。


 
可汗学院的成功,不仅仅在于它的公益属性,更在于它所倡导的教育理念对于传统教育的颠覆。

正如其头号粉丝比尔·盖茨所说,“我认为他预见了教育的未来。”

当焦虑的家长们被各种各样参差不齐的线上教育平台轰炸时,不妨尝试一下优质且免费的可汗学院模式;

当我们以及我们的孩子深陷在这个竞争的洪流中时,不妨将那个更远、更美好的未来教育图景先放入头脑中,再用智慧和方法,去守护好孩子的好奇心和创造力;

当教育资源更为不均衡的乡村孩子们将高考视为唯一的赛道时,我们是否可以将这种公益模式本地化,让他们也依然有更多的机会去发展自己的兴趣,去看见自己的潜能,去成为自己人生的主人。

好的教育,需要宏观政策的指引,需要像萨尔曼·可汗这样的教育家的“翻转”和实践,同样也需要每一个个体思维的转变和推动。


▼ 往期精彩推荐 ▼

公益有意思 | 如果地球上只剩下人类,你不会觉得孤单吗?
聚焦两会 | 公益提案汇总更新!又一波公益好声音来啦
大山里的母亲和她的1804个女孩

所有评论(0条)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