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笔记 | 谈谈那些内向的乡村孩子

微信公众号 2018-12-07 18:09行业观察


今天,谈谈那些内向的乡村孩子。

 

苏珊•凯恩在《安静》一书中写到,这个世界,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是内向者。相比于侃侃而谈,内向者更擅长聆听;相比于参加热闹的团体活动,内向者更乐于独自思考。内向者擅长创作却不擅长自我推销,内向者常常被贴上“闷”的标语,却无法忽视他们为人类文明所作的巨大贡献。


在乡村,内向的孩子也以这种比例存在着。




跟随支教项目,当代君总是很容易捕捉到这样一群孩子:


当和陌生的支教老师们初次见面,内向的孩子会投来好奇的目光,却不会挤在第一排;当支教老师在课堂上提问,内向的孩子心里已有答案,却不会第一时间举手;当需要表达情感,内向的孩子会把心里话写在小纸条上,而不是直接说出想法。

 

这种表达方式没有错,只是,在成人世界并不讨喜。



内向的性格,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中,越来越多地呈现“负面”评价——相对于总能大声发表个人意见的外向性格,它缺少现代人所崇尚的“表达力”和“竞争力”。


对于家长而言,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在公开课、文艺汇演上表现踊跃,获得瞩目。对老师(包括支教老师)而言,他们希望学生能在课堂上积极参与、给予更多的反馈。即便内向的孩子郑重申明——“我能够听懂课上的知识”、“我知道答案!”,老师和家长也会不耐烦地质问:“既然你知道,那你干嘛不说?!”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短期支教只有一周或两周的时间,这些内向的孩子依然处于“劣势”。他们不会被马上注意到,或者说容易被忽视。当支教老师推优或者给予一些机会时,也往往更多地关注那些踊跃发言、积极表现、乐于沟通的孩子。





在乡村学校,还有一部分“被动内向”的孩子。内向和外向本来是与生俱来的特质,但长期留守、家境较差、父母生病、受到过校园欺凌等原因,都会改变他们的性格,造成“被动内向”。


在支教中,我们就遇到过相关例子。有一个孩子在课堂上鲜少和老师、同学互动,在课间也很少离开座位,但在支教老师的美术课上独自画画时,却展现出绘画天赋,并非常善于在画面中表达自己的感情,表现自己的思想。而在和支教老师熟络后,孩子越来越多的展现出外向的本性。我们通过交流才知道,造成她被动内向的原因,是因为小时候生过的病和家庭的不和睦。



其实不论是家长、乡村教师还是支教老师,都应该关注并保护这些孩子敏感的内心,给予这部分孩子更多的独处空间,而不是武断地贴上“笨”、“木讷”、“胆小”的标签,或被他们的拘束和谨慎的言行而惹恼。


支教老师初来驾到,相比于学校的老师会更温和、耐心,这部分孩子便更有意愿去参与课堂,并将自己身上的特点发挥出来。对于学校和支教团队,我们应该尊重这部分孩子的表达方式,给予他们合适的环境让他们更好的学习和成长。





很多内向的孩子在阅读、绘画、音乐或某种科目上,有很好的天赋。


我们生活在一个外向理想型的价值系统中,各种演讲节目、口才培训都在声称,一个人健康、理想的状态是善于交际、谈笑自如的。而内向同它的朋友们——敏感、腼腆、拘谨、严肃,是病态的、不受欢迎的、需要被改变的性格。


其实内向性格与外向性格写在我们基因中,很难被更改。况且,内向性格有着自己无与伦比的诸多优势,只是它尚未被足够多的人意识到。比如,内向性格的孩子往往更加专注、更热爱独立思考、拥有更敏锐的洞察力和创造力,内向的孩子在人际交往时也更友善、更容易制造出和谐轻快的气氛。



《安静》一书中写到:


事实上,内向者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正视并充分运用自身的优势。你或许一天到晚忙着让自己表现得像一个热情开放的外向者,却避开了自身的天赋而被看轻。但当你完全投身于自己在意的事情时,你会发现你的能量是无限的。所以,请保持自己的本性。如果你喜欢稳扎稳打,那就不要受别人的影响而迫使自己加速。如果你喜欢深度探索,那就不必苛求自己去追求广度。如果你喜欢单项任务而头疼多重任务,那就试着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工作。


希望支教路上所遇到的那些沉默内敛的乡村少年,在听到家长、老师、朋友针对性格的“担忧”或“批评”时,能够正视自己,坦然应对,而不是自我怀疑,自我不满。也希望我们的学校、老师和支教团队能够尊重这些孩子的表达习惯和心理需求,发现他们的长处和优点,让他们更快乐地成长。



所有评论(0条)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