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里,他靠着废纸箱环游了35国

当代公益微信 2019-07-24 19:04

31岁的岛津冬树在过去十年游历了35个国家,比起欣赏名山大川,他更爱一头钻进当地脏乱的小巷或是菜场里大翻垃圾堆,一切只为捕获他心中那只「有故事」的废纸箱。



2009年,岛津冬树在东京的多摩美术大学念大学二年级。有一天,用了多年的钱包君用自己的散架宣告了退休。然而打工的钱还没到手,于是美术生就顺手用一个街头捡到的土豆纸箱做了一个简易的临时钱包。




十年之后,这个印着Potato的纸箱,几乎成了全世界最红的一个盒子。纪录片导演冈岛龙介在2018年把它和岛津冬树的故事拍成了纪录片《旅行的纸箱》,谁都没想到这个和环保有关的纪录片,在日本上映后,会一举成为热门话题。



而更想不到的是,用橡皮筋箍住的简陋钱包能改写了一个人的一生。在用纸箱做了第一个环保钱包之后,岛津冬树意外发现了纸箱钱包的耐用和复古品质。于是在经过改良,岛津冬树尝试在学园祭上试卖,结果大获好评。


毕业后,他进入了许多日本年轻人梦寐以求的大公司——电通公司,积攒职场的经验。但仅仅过了三年,岛津冬树就决定辞职,辞职的原因还是和纸箱有关。在2015年,他毅然成立了自己的品牌Carton正式成了一名靠捡垃圾环游世界的「纸箱艺术家」。


纽约的纸箱


非洲的纸箱


埃及的纸箱


越南的纸箱


什么样的纸箱才值得捡呢?岛津冬树有一套自己的标准。和那些全新的类似Amazon这样流水线下的纸箱,他认为破破烂烂,带着土气的箱子更有魅力。


在纪录片里,他穿越东京、纽约、香港、上海的狭窄小巷,从菜场、街边小店、工厂的积灰角落翻出纸盒宝藏。店主们和路人感到惊奇——这些纸箱在生活中随处可见,但从不曾被好好看上一眼。

你可曾注意过这样一只装饮料的纸盒


或许美术生的眼光就是和常人不一样吧。在考入了亚洲最好的艺术大学之后,岛津冬树就笃信自己会成为一名艺术指导(Art director),而在纸箱里,从小就注意设计品的他发现了一个新世界,那些纸盒的设计是如此随意、舒缓、杂乱无章。这些纸箱的温度来自它们自己的经历。的纸箱远道而来,在这过程中被划伤、磨损,变得凹凸不平、被贴上胶带、写上字。他由此感到了物品与人的关联。


在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捡到的一只纸箱,它原本是用于向叙利亚战场和难民营支援物资,但不知为何被人丢弃街头。


而土豆纸箱的诞生地位于日本本岛最南端的德之岛,距岛津发现它的东京近2000公里。



看到丈夫从前的设计变成了钱包,随着记忆的复苏,丸尾奶奶忽然落泪。


如今,从世界各地收集而来的纸箱们,一些被做成了钱包,摆进了美术馆、设计商店和艺廊。它们还能在Carton的官网买到,价格从2000日元~15000日元不等,独特的美学理念和环保内核,使得它们深受潮人们的追捧。




但岛津冬树不希望自己的身份仅仅是潮牌主理人。他在日本、德国、美国等地开设快闪工坊,去年他还来到了深圳,希望将这种变废为宝的理念传授给世界各地的人。他给Carton定了一句Slogan——“把不要的东西变成重要的。”



最近,岛津开始有点担忧纸箱设计里那些舒缓可爱的元素正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整齐划一的简洁。在2018年,他选了一只“足足有6匹袋鼠”的澳洲橙子纸箱作为年度纸箱。


一只用了一年的蔬菜图案的纸箱钱







最近,岛津开始尝试各种新的系列,比如利用纸箱钱包的废料作为抱枕。“不是买新的东西,也不是从零才开始设计。使自己亲手做的东西,让已经存在的东西有新的价值,让我感到非常快乐。



十年过去了,如今他和纸箱的故事被写成了书、拍成纪录片,也成为美术馆里展品。当岛津再回顾自己和纸箱的纠葛,这么说到:“如果没有遇到纸箱,我大概还是会做和创造有关的工作吧,但人生绝不会像现在一样丰富和有趣。”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章部分内容整理于“一夜美学”


▼ 往期精彩推荐 ▼


暑假他们不“躺尸”,而是做着公益去消夏!

有些痛苦,看不见

做公益的四大弊病,看看你有没有!

所有评论(0条)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