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拷问:保护仅存几只的濒危物种有意义吗!

当代公益微信 2019-08-16 15:05动物

8月,火热。中国的野生动物保护界也正火热着:沉寂30年之久的野保名录即将更新!这份名录的调整,将对我国野保工作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尤其是近年来颇受关注的物种如青头潜鸭东方白鹳中华穿山甲等,均将收录其中。

许多人会质疑

保护那些仅有几只的濒危物种还有意义吗?

随着野生动物保护名录的更新

当代君想告诉各位

绝对有!

今天文章所要提到的动物

个个都是通过针对性保护

从灭绝边缘给“硬生生”拉回来的


朱鹮
1981年7只 → 2019年3000余只!


朱鹮曾是世界上最濒临灭绝的鸟类之一。因栖息地不断被开垦破坏、以及农药滥用,这种超美的鸟类已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陆续在中国、朝鲜、日本、俄罗斯境内消失踪影。


直到1981年,我国科学家在陕西洋县发现了全世界已知仅存的7只朱鹮:2对成鸟,3只雏鸟。这再次点燃了科考人员对复兴朱鹮群众的希望。


为防雏鸟被蛇、鼬类等动物袭击,朱鹮的巢穴随即被全方位 24 小时严密监护,随后科考人员尽力扩大保护范围,之后的几年当地朱鹮种群数量开始有所增加。2005 年,第一个朱鹮保护区成立。2008 年,全世界朱鹮数量达到 200 只。2014 年,全世界朱鹮增加到 2000 多只。而根据最新数据,今年,全世界朱鹮已经增加到 3000 多只。从 7 只到 3000 余只,人类整整用了将近 40 年。

座头鲸
1966年5000头 → 2018年84000头!


单看 1966 年 5000 头的数据是不是觉得已经不少了。

但如果你知道在此前的半个世纪里有超过 200000头的座头鲸被捕杀,这组数据就显得触目惊心了。 无节制的商业捕鲸,曾将座头鲸的种群数量打压至濒临灭绝的程度。

好在人类及时醒悟,1964 年国际捕鲸委员会成立,致力于禁止商业捕杀座头鲸。座头鲸遨游在茫茫大海之中,种群的恢复只能靠它们自己。它们的繁殖速度不快,但人类一停止捕杀它们在自然界中没有天敌的优势就立刻凸显出来,随后几十年的时间里它们的种群数量呈可喜势态上升,从 1966 年的 5000 头增加到 2018 年的84000 头,如今它们的保护等级已经降为无危。

短尾信天翁
1949年50只 → 2009年约3000只


短尾信天翁有一身雪白的羽毛,而头顶、枕部和后颈则呈柔和的黄色,肩羽、翅尖和尾羽的端部是黑褐色的。人类正是看上了这身华丽的羽毛,于是开展了疯狂地捕杀。


上世纪 40 年代,短尾信天翁的种群数量一度凋零到了 50 只。后来动物保护学家为信天翁在岛上种草,改善鸟岛植被环境,并帮助它们移居到其它地区。通过一系列的保护措施,从1982年开始,短尾信天翁的种群数量慢慢有所恢复,人们在世界上的其它地方包括中国都观察到了短尾信天翁。


进入 21 世纪初,短尾信天翁又因为一种叫“延绳钓”的捕鱼方法受到威胁。这种钓鱼线带有成千上万的钩子诱捕鱼类,海鸟常因为被鱼群吸引误入罗网却无法挣脱开最终葬生大海。后来包括日本、加拿大的一些国家相继出台法律,要求改造捕鱼网,此外建立保护区,并用诱饵将部分短尾信天翁吸引到鸟岛上的其他地方筑巢繁殖。从 1949 年约 50 只的种群规模,到 2009 年世界上的短尾信天翁的种群数量恢复到了将近 3000 只。

黑足鼬
1987年18只 → 2013年1200只


这个可爱的家伙就是黑足鼬。黑足鼬曾广泛分布在北美洲的大草原上,并以草原犬鼠为食,对北美草原生态具有重大意义。但20 世纪由于草原开发,牧场主为了消灭草原犬鼠投放了大量的毒饵,这导致以草原犬鼠为食物来源的黑足鼬受到无辜牵连,加之栖息地的缩小,使得黑足鼬种群在野外几乎绝迹。


1981 年人们又在美国怀俄明州重新发现了大约 100 只黑足鼬,然而第二年疫病爆发,疫病之后黑足鼬的种群数量仅剩下 18 只,这个种群的一只脚已经跨入了灭绝的门槛。


人类只好将剩余的黑足鼬全部捕捉,开展人工圈养繁殖。到 2017 年黑足鼬的人工种群数量达到 8500 只,但是黑足鼬在自然界中处于食物链的中间位置,人工饲养的种群在放归自然前还需要进行野化训练,否则它们将不知如何应对野外的天敌,因此到 2013 年黑足鼬的野外种群也才 1200 多只,但至少我们看到了它们重回自然的希望。

麋鹿
1900年的18头 →2018年约1200头

麋鹿曾是出入中国神话的“四不像”,是我国特有的动物。但因为气候变化和人类的原因,很早就在中国野外灭绝了。然而,欧洲人曾通过贿赂等手段将一部分麋鹿偷运出中国卖给了自己国家的动物园,因此部分麋鹿的血脉流落海外。

1898 年,热爱动物的贝德福德第 11 任公爵 Herbrand 花重金从欧洲各地的动物园中买来全部麋鹿,总计 18 头,安置在自家的乌邦寺庄园。这些仅存的 18 头麋鹿还有 11 头能够繁殖。此后的40余年间,麋鹿群从最初的 18 头增加至40年代中期的 200 余头。
到了上世纪 80 年代,最早的一批麋鹿被重新引入中国,到 2018 年该保护区内麋鹿种群数量超过 4500 头,但这些并不全部都是野化种群。
为实现麋鹿回归自然,90年代湖北省政府批准成立石首麋鹿自然保护区,在此地的麋鹿群的生存与壮大几乎完全依靠自力更生,这对麋鹿种群真正回归野外具有重大意义。欣喜的是它们挺过了重重艰难,到 2018 年估计中国野外麋鹿种群约 1200 头,至此这些上古神兽终于又能重新漫步在神州大地上。


还有更多

 


欧洲野牛:从 1927 年不足 50 头增加到 2004 年 3200 头。
加州神鹰:从 1987 年 27 只增加至 2014 年 425 只。
隐鹮:从 1975 年 15 只增加至 2008 年 1600 只。


有人曾质疑,大自然本来就存在着优胜劣汰的法则,这些动物因为不能适应环境变化而灭绝没什么可惜的。或许它们在自己的栖息地里正常生活灭亡,是可以这样说的。

但通过今天的文章,大家应该发现了,目前野生动物的断崖式数量下降都与人类的大量捕杀和人类所造成的环境破坏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在遭受人类渔网的威胁之后,现在又发现大量死去的短尾信天翁胃中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塑料制品。

人类曾经尝试过复制大自然环境,不论是简单的蓝藻海、还是极其复杂的生物圈2号,最终都宣告失败了,人工环境崩溃,一切生物归于死寂。这些实验再次警示了人类,面对大自然,人类如此微不足道,只有保护环境、保护动物,才能真正保护我们自己。


图片及部分内容来源于知乎和网络

▼ 往期精彩推荐 ▼


桃李灼梦,锐启未来 | 2019,中锐公益再次温暖启航
跟哪吒相似的孩子,他们会有怎样的命运?
这几天的乡村教师培训,堪比极限挑战...

所有评论(0条)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