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岁日本老头独居中国,拿 3000 低薪,却过出了满分人生···

当代公益微信 2020-01-17 13:58食品



在这个陌生人的社会里,

温暖一座城市的方式有很多种。

是那些温暖,让我们不觉得孤单,

并选择成为一个善良的人。


在中国,

一个 63 岁的日本老人,

一生未娶、膝下无子,

不会说中文,

孤身一人来到中国,

一待就是 10 年。

怎么看都是一个悲伤故事,

可现实,并非如此。



73 岁的岛田孝治,

现在生活在武汉,

是一家叫“顶屋咖喱”店的老板,

大家都叫他“岛爷爷”。

店里生意不错,

是武汉吃咖喱必打卡的网红热店,

这家街边不起眼的店面,

不少年轻人慕名而来。

与其说是咖喱,

大家更像是冲着这个“怪”爷爷来的。



人到七十古来稀,

在生命接近尾声时,

总给人羸弱的印象,

可就有人偏偏不走寻常路。

年轻人每天佛丧佛丧的,

可有些老人却像开了挂一样,

越老越能折腾。



他是一个奇怪的老板。

别人开店都是为了挣钱,

而他的想法却标新立异:

只为做出这条街最美味的咖喱。



要做出正宗的咖喱,

绝不是说说这么简单。

高汤要用猪骨、牛骨或鸡架,

熬煮 24 小时,

汤里的泡沫全部都要仔细捞出。

就连简单的洋葱也十分讲究,

白的不要,深紫的放弃,

淡淡发紫的最好。

洋葱要切成接近透明的薄薄一片,

炒的时候,

一定要变成琥珀色才能出锅。



所有制作流程,

都要严格按照岛爷爷规定的步骤,

绝对不能偷工减料。

别人都是用高压锅,

煮 30 分钟就可以了,

他们却要花上足足八小时,

这样做足功夫的咖喱,

怎能不叫人流连忘返。



正是因为这样一个“挑剔”的老板,

可以让顶屋咖喱这个品牌,

在店铺更换反反复复的街道上,

一直留存长达 10 年之久。



除了对食材和店里环境的严苛,

他揽客方式也别具一格。

岛爷爷招揽客人的方式,

十分古老--发传单。

只见他站在门口,

热情地向经过的客人打招呼。

语调别扭的中日文的“你好,谢谢”,

声音洪亮,“魔音”绕耳。



仔细观察,

不难发现岛爷爷手里的传单,

并不是谁来了都递出去,

传单一般都落在年轻女生手中。

岛爷爷说,

女生如果觉得好吃,

她们会带男朋友或者好朋友来吃,

一个小小的观察,

竟然让结果可以事半功倍。

不得不说,

岛爷爷的这本生意经,

实在让人佩服。



同时,他也很“抠”,

明明是咖喱店的老板,

却“寒酸”得不行。

给自己每个月的工资只有 3000 元,

住在一个月只要 700 元的出租屋里。

其他员工的工资基本都在四五千左右,

而店长的工资是他的三倍。





他总说,

到了他这个年纪,

对钱已经没有什么执念了。

有烟有酒,生活不愁,

就已经足够了。

他还开办了免费的日语课程,

每周一晚上还有日语交流会,

即使只有一个人来,

他都一丝不苟、耐心教学。



如果其他店的老板来讨教做咖喱的方法,

他也都一五一十、全部倾囊相授。

有人问:

为什么轻易将自己的秘诀,

交给竞争对手呢?

他一脸认真地回答:

“我要将这一条街变成咖喱街。

他希望更多的人可以学会这种咖喱做法,

吃到正宗的日本咖喱。



这个执拗的老头还决定:

余生都要中国,

做出这里最好吃的咖喱。

去世后将店里所有财产留给中国员工,

自己的骨灰也要撒到大海。

就是这样一个又固执又奇怪的老头,

默默地在异国他乡生根发芽,

也渐渐地让这条街,

有了属于自己的温度。



1947 年,岛田桑出生在

日本福冈的一个普通家庭。

认真执拗、刻苦勤勉的他,

从小就是一个学霸。

从日本法政大学毕业后,

他在东京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



可谁都没想到,

岛爷爷生性热爱自由,

不喜欢条条框框的束缚。

在他看似本分的外表下,

还有一个无比热忱的理想:

那就是环游世界。

可惜,繁琐高压的工作,

一直成为这个梦想的前行路上绊脚石。



为了有更多的时间,

他不惜辞去东京的高薪工作,

回到了家乡,

在一家普通事务所工作,

薪资变少了,

却多了些自己支配的自由时间。

三十五岁开始旅游,

他的脚步几乎踏遍了欧洲:

意大利、法国、瑞士、

丹麦、荷兰......

“努力工作,成家立业,

退休养老,这样的生活太无趣了。

没有娶妻生子,

没有按照一般活法走下去的他,

却选择在晚年的时候,

将余生留给咖喱和中国。



他和武汉的缘分,

早在 2004 年就开始了,

当年他旅游到武汉,

便被这里生活节奏和气氛迷住了。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

这里的街道和家乡像极了,

走在路上能感受到熟悉的温暖。



六年之后,

他在日本认识的中国留学生,

想在武汉开咖喱店,

毫无头绪的他们便邀请岛爷爷来中国。

退休后,父母已经过世,

没有兄弟姐妹、妻子儿女的他,

便孤身一身,带着毕生积蓄,

被“拐”到了武汉。



刚刚开始的时候,

他每天都背着一个背包,

伴着初升的太阳,

按时到菜市场亲自选购食材。



十年前,虽说早已新世纪,

但这样年纪还来中国定居的外国老人,

也实属少见。

岛爷爷不会说中文,

去买菜的时候,

有一些摊主总对他指指点点。

庆幸的是,

还是有不少的人愿意和他打交道。

那段刚刚开店时的艰难日子里,

这些摊主给予了他最大的力量,

他铭记在心。



之后的每一年,

他都会在年末的时候,

为当时候帮助过、鼓励过他的人,

送去红包,以表感谢。




寒冬熬过去了,

就是春天!

现在的顶屋咖喱不仅生意红火,

还陆续开了分店。

这十年,算不清不知喂饱了多少人,

饥饿的胃和迷茫的心。

而这家小店,依旧人气不减。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

他对自己和员工很“苛刻”,

对学习日语的学生也“严肃”,

但对客人却十分“热情”,

一听到客人说“好吃”,

就立马笑成了一朵花。

在中国生活了这么多年,

岛爷爷觉得身边的人对他越来越温和。

见面的时候,

也会主动地打招呼,

这让他感觉到被接纳的温暖。



2017 年,

因为之前店面的面积太小,

他又在街道口开了一家新店。

店位于三楼,宽敞安静,

有一块地方还专门装修成日语角。

门口贴着五十音图,

还有一个大大的书架,

塞满了日本漫画。



门口的墙上贴满了明信片和纸条,

都是来过的客人和来学习的学生留言。

十年的时间,

在这个小小的店里,

发生了说不尽道不尽的故事。



8 年前的冬天,武汉飘着小雪,

背着沉甸甸的画板,拖着疲惫的身体,

来到这里,

吃了美味的咖喱,喝了一杯热茶,

考场失利的失落,

在食物中找到了慰藉。

我的英语十分差劲,

从没想到过自己以后靠着日语吃饭。

当时跟着岛爷爷的学习日语,

只是因为平时爱看动漫,

来这里第一堂课,

就得到了岛爷爷的表扬,

如今我靠着日语的专长,

在一家外企当上了高管。



这家店就像咖喱版的“深夜食堂”,

不仅喂饱了人们的胃,

也装满了大家的青春和回忆。

这里的咖喱,

没有华丽的外表,

却在朴实中有着一份细腻和温暖。

十年过往,

周围的店消失的消失、更新的更新,

而这家顶屋咖喱,

依旧还在。



如今,上了年纪的岛爷爷,

有时候忍受不了武汉寒冷的冬天,

就选择窝在家里,看书写作。

可一到授课或者交流会的时候,

他都风雨无阻,

准时出现在顶屋。



这位孤身一人在异乡的老爷爷,

这一辈子都在“任性”。

他至始至终从心而活,

活得自由通透,

以自己的方式,温暖这个城市。



▼ 往期精彩推荐 ▼


穿新衣,过新年!

100秒回顾赵忠祥生前珍贵影像

征集 | 我想知道你最被治愈的那一刻


所有评论(0条)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