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眼皮打架还是要坚持看完《乘风破浪的姐姐》?

当代公益微信 2020-07-01 15:03专家明星


在热搜停更的时期,《乘风破浪的姐姐》悄无声息地开播了,靠着口口相传火爆网络,收视迅速破了4亿。放眼望去,网络上关于姐姐们的讨论已经是热火朝天。
 
这样现象级的综艺,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1

  观众为何而燃?


《乘风破浪的姐姐》的配置在以往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召集30位本就“功成名就”的30岁以上女艺人,重新训练、考核、出道。比起青涩懵懂的少女选手们,这些艺人已经在娱乐圈披荆斩棘了数十年,最有资历的伊能静甚至出道已满36年。

很多观众最初是抱着看女明星互撕的“腥风血雨”的态度来期待《乘风破浪的姐姐》,但节目开播后,观众被节目的另外一面所吸引,《浪姐》之所以能成为爆款,离不开它传达出的”三十而骊“的概念。
 


“三十而立”最初由孔子提出,指一个人到了三十岁时要有所成就;节目中的“三十而骊”,则寓意着女性到了三十岁依旧可以像骏马一样奔腾向前。
 
相比于《青春有你》这样的少女选秀节目中,要求女团成员外表青春靓丽、着装和动作整齐划一,《浪姐》更像是一个可以尽情展示自我魅力的舞台。在初舞台表演中,即便没有彩排的机会,姐姐们一站上舞台,气场瞬间全开。她们身上散发出的大胆自信、不被他人定义的成熟魅力,正是观众甘当”自来水“的原因。
 


钟丽缇在采访中坦然地说:“二十几岁的时候,别人说什么就做什么,也不够勇敢,我更喜欢现在的自己。”宁静说,“我需要一个更大的努力,来迎接这一次的乘风破浪。”金莎说“我仍然想过一种不凡的人生。”年龄并不重要,30岁也并不意味着人生已经走上了一条路线既定的轨道。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直挂云帆,乘风破浪,开辟新的疆域。
 


《乘风破浪的姐姐们》打破了女团必须乖巧懂事、青春靓丽的刻板印象,打破了中年女性必须成为贤妻良母、温柔包容的定式,摆脱定义、活出自我,这才是令观众振奋的原因。


2

  摆脱桎梏的多元风采


事实上,女性形象早已超越了传统的规制意象,逐渐展现了多元特质,甚至与“婉约温柔”相悖的女性形象也能得到主流大众的青睐。
 
在近来的杂志、街拍以及粉圈用语中,我们常常能看到“超A”这样的形容。
 
“A”起源于欧美同人圈的ABO设定,分别指Alpha、Beta和Omega三种不同的人格类型。“A”即是等级最强,被设定为天生的战士和领导者的“Alpha”人格的缩写,“精英、主导、强势、飒、攻”都是这类角色的标签。
 
《乘风破浪的姐姐》中,李斯丹妮和郑希怡因为”A“含量过高而被观众疯狂pick,大众对这种“超A”的风格已经达成了共识——这是一种力量与美感兼容并蓄的审美风格。
 


范冰冰是一个开端,她通过着装来强化和宣告自己的态度和力量,到现在这种风格已蔚然成风,“A”的流行是女性自我意识觉醒的一种外化,标志着被传统社会固化的女性气质正在瓦解,释放出更加多元的面貌。
 


《乘风破浪的姐姐》就是一个百花齐放的舞台,利落干练的李斯丹妮、妖娆妩媚的黄龄、沉稳大气的阿朵、叛逆乖张的宁静、坚韧安静的陈松伶.......千姿百态的女性魅力同时释放,她们从陈腐的道德规训中抽身,随心表达自己,即便别人有再多的抨击,她们还是相信自己的标准,并为之努力。
 
这也是当下的一种趋势,越来越多的品牌和个人表达出同样的态度——对所有人的个性保持尊重,无论是坚强、努力,还是温柔、包容,都有它的魅力,只要人们能发自内心的对自我给予肯定。SK-II在广告《她最后去了相亲角》中对“剩女”的概念进行大胆驳斥,以“ChangeDestiny”系列短片描绘无视外界声音、改变自我命运的女性群像,“维多利亚的秘密”则在宣传片中表示“自信舒适,也是性感”,鼓励受众跳出他者凝视,自己去定义性感;Nike则毫不掩饰对活力四射、勇敢进取的女性的欣赏。
 


这些品牌所要表达的态度与《乘风破浪的姐姐》之间拥有共性——自我意识觉醒的女性们为自己选择的人生付出努力。

3

  一间自己的房间


“我刚冒着瓢泼大雨,从戈顿学院演讲归来,那些女士渴求知识而大胆无畏——那是我对她们的印象。聪明、热切、窘迫的女孩注定将被大批培养成为女教师,我和颜悦色地告诉她们,要喝些酒,要有间属于自己的房间。”
 
弗吉尼亚·伍尔夫在《一间自己的房间》中以自身经历启发女孩们的独立人格觉醒,门上的锁意味着独立思考的能力,她鼓励女性争取过上一种更有生气和活力的生活,不必成为别人而只是成为她自己。



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不乏乘风破浪的女性,她们与腐朽的思想坚持不懈地斗争着。《成为简·奥斯汀》和《小妇人》《花木兰》里,那些女孩们不顾他人非议,勇敢地为自己的人生做出选择——成为作家、演员、画家、音乐家,过一个或许艰辛但无比丰盈的人生。


戏剧和现实成为了有趣的互文,这些演员也活出了自己的人生。在《时时刻刻》中演伍尔夫的妮可·基德曼,一直默默地为社会平权做贡献;饰演简·奥斯汀的安妮·海瑟薇曾深入肯亚和伊索比亚,拯救陷入儿童婚姻的年轻女孩;出演《小妇人》的艾玛·沃特森为各种社会议题发声······她们正在各个领域大放异彩,物质、财富、阶层、制度,都无法桎梏觉醒的灵魂。
 



人无定式,不论什么性别,都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独立个体,都可以自由地选择怎么度过一生。我们都懂得这些道理,只是在现实世界里,通向自我的路仍然存在着重重枷锁,很多人在试图冲破枷锁的过程中陷入习得性无助。但这些乘风破浪的姐姐们做出了好的示范,或许她们能唤醒一些被麻痹被规训的灵魂。

4

  赋权女性,从承诺到行动


《乘风破浪的姐姐》并非这个时代独有的风景。

上世纪50年代开始,女拖拉机手、女飞行员、女教师、女地质员开始频繁登上《人民画报》,进入了人们高呼”妇女能顶半边天”的时代,那时的女性们以意气风发、自信饱满的状态走出家庭,冲破了传统观念的束缚。




从“女子无才便是德”到“妇女能顶半边天”,越来越多的女性掌握了人生的主动权,这与新时代大力推动性别平等息息相关,赋权女性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进展。

2015年,美国ABC电视台制作的纪录片《中国的变迁:赋权女性》播出。这部纪录片讲述了中国女性在教育、事业和生活等方面近百年来的积极进取和变化历程。

从20世纪初宋氏以崭新的知识女性的形象登上历史舞台,到不言放弃的中国女排和冰坛霸主王濛、UFC中国首冠张伟丽,越多越来的中国女性活出自我,在世界范围内展露风采。



1995年,在中国政府的主动邀请下,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举行,明确了全球妇女发展的战略目标和行动措施,并通过了《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以行动谋求平等、发展和和平,并密切关注教育、健康和就业等方面的问题。

在贯彻男女平等的基本国策下,女性的身影在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等各个公共领域显著增多,在教育、健康、社会保障权利等方面也有所上升。

所谓“赋权女性”并非是鼓吹性别冲突和给予女性特权,而是对所有人的能力保持同等的信任和尊重,并尽力提供同样的机会,让女性也能够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更广阔的舞台上绽放光彩。
 
近年来,许多公益组织也在帮助更多女性追逐一个更美好的人生,比如“@她创业计划”、“稀捍行动”等,通过各种方式助力女性创业就业、带动女性尤其是困境女性实现创业增收和可持续发展,许多偏远山区和深山里的手艺人靠着自己的技艺重拾生活的信心,重新掌握了把控自己人生的权利。


最后,我们以非盟委员会主席祖马的话结尾,“‘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这句话已经不符合现实。当今社会需要的是男性和女性并肩合作,共同致力于消除贫困、饥饿和疾病,致力于解决冲突、建设和平社会。”


上一篇:大姚降职了,慈善赛不会降格

下一篇:暂无

所有评论(0条)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