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光:慈善总会融入民间 草根公益向死而生

当代公益微信 2020-08-12 11:15行业观察





疫情重创了中国和世界经济,政府、企业、公益机构和所有人的日子都不好过。南都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表示,后疫情时代中国公益的出路:官办慈善改革转型融入民间,草根公益抓住机会向死而生。





99公益日临近
新一轮“以权谋捐”要来了吗?

2020年99公益日临近,越来越多的地方慈善总会开始动员造势,打算大举进军。有人担心“官办慈善进场,民间公益撤场,草根组织更加无路可走了”。

原以为,99公益日是地方慈善总会融入民间的机会,也能借此以解草根公益的饥渴,应抱欢迎态度。但前几日看到一则消息:宝鸡市委市政府召开99公益日众筹动员部署大会,其他地方党政部门部署99公益日的红头文件也频现于微信群。这才发现,新一轮假公益之名的以权谋捐真来了。

《慈善法》很重视慈善募捐必须尊重捐款人意愿的原则有以下诸条规定:

第三十二条,“开展募捐活动,不得摊派或者变相摊派”;

第一百零一条,“开展募捐活动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民政部门予以警告、责令停止募捐活动;对违法募集的财产,责令退还捐赠人;难以退还的,由民政部门予以收缴,转给其他慈善组织用于慈善目的;对有关组织或者个人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款”,所列情形之一为:募捐活动“向单位或者个人摊派或者变相摊派的”;

第一百零八条,“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及其工作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上级机关或者监察机关责令改正;依法应当给予处分的,由任免机关或者监察机关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处分”。所列情形之一为,“摊派或者变相摊派捐赠任务,强行指定志愿者、慈善组织提供服务的”。

请有关地方政府认真学习领会《慈善法》规定,在支持公众参与99公益日活动时,不要越权越位;同时,希望认真了解历年来造成公众爱心受伤的公益慈善公信力危机事件,几乎都与公权力进入民间慈善有关系。

对于地方慈善总会参与2020年99公益日,是非标准是显而易见的,我们要问

从慈善资源的分配看,是更倾向于流向官府,还是开始流向民间了?从慈善资源的获取模式看,是继续走以权谋捐的老路,还是开始重视社区参与、志愿者动员了?从慈善资源的管理使用看,是更加粗放经营、暗箱操作,还是开始注重效率、公开透明了?

可以确定,后者是大势所趋;更可以确定,这不是政府该来做的事

真正慈善,来自民间,活力无限

99公益日为地方慈善总会顺应互联网公益时代潮流、开放公募平台、进行社会动员、支持草根慈善融入民间公益提供了契机,把握这个机会可以创造官(办)民(办)合作共赢,走向融合的公益发展新生态。

2019年99公益日活动中,山东省慈善总会与中国好公益平台枢纽山东省社会创新发展与研究中心联合临沂市慈善总会、滨州市慈善总会、烟台市慈善总会、泰安市慈善总会和全省200家民间公益机构合作,共发起乐捐项目132个,子项目345个。实现联合筹款3364.55万元。其中“善行齐鲁 照亮星途”品牌战队,聚集了省内17家心智障碍服务机构的项目,这些机构的领导人,大都是家有自闭儿的母亲。她们从对自己孩子的爱延展到对于更多母亲子女的爱,走专业服务道路。在99公益日期间,她们完成了476万元的公众筹款。

临沂市慈善总会“善爱沂蒙 爱心早餐”项目人武川说:“经过这三天活动,我对于民间公益有了更多的体会和感知。社区居民不是没有爱心,是之前我们没有足够走进他们中间去。”三天下来,他们收获了近2000份线上、线下捐赠和50多位项目志愿者。“除了核心团队人员多捐了几次,我们的捐款,没有重复人次,没有任何强捐”,武川自豪地说。

滨州市慈善总会在99公益日之前,为滨州民间公益伙伴们进行了数次业务培训,并邀请专家为45个项目进行了优化。99期间,联动各种资源,支持民间公益组织开展了30场线下活动,并进行了全程直播。三天下来,滨州民间公益组织项目实现公众筹款总额258万元,捐款的爱心用户超过16万人。滨州市慈善总会办公室主任张玲玲说:“有市民对于公益慈善真正、广泛地了解和参与,就不可能从根本上提升一座城市的慈善品质和公益氛围。真正的慈善必须来自民间,归于民间。团结、支持并服务好更加一线的民间公益组织伙伴,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山东省慈善总会在99公益日网站上打出“陪伴服务一线,光荣属于民间”“我们在一起,就会了不起”“向草根致敬”的口号,令人感动。在总结会上,他们又喊出“山东慈善,重新出发;99公益,明年再战”。衷心祝愿山东各级慈善总会2020年99公益日旗开得胜,在社会动员、规范操作、筹款业绩、透明管理等方面助力草根公益在发展上做得更好,为全国做出示范。

据易善采集到的数据,2019年99公益日,全国有40家地方慈善总会与1200多家草根组织合作开展联合劝募,累计募捐额约8亿元,每家筹款平均数约为67万元。其中,除了在支持草根组织方面素有经验和传统的深圳、成都、广州等地慈善总会继续充当表率外,重庆、湖南、河南等地慈善总会在与草根组织共享公募权、开展联合劝募上亦有不俗表现。

与企业比,草根公益偷着乐吧

2020年99公益日正值新冠疫情后。疫情重创了中国和世界经济,政府、企业、公益机构和所有人的日子都不好过。今年公募平台与草根公益的合作,不光是共谋发展,也是共度难关。我们把话锋转向草根公益生存。

5月底,中国发展简报发表了《疫情下公益组织的挑战与需求调查报告》,433份有效问卷重在调查一线服务型公益机构在疫情下的生存状况,发现有超过49%的机构属于“中度负面影响”,即机构面临不少困难,但还能坚持;有超过26%的机构影响较小,即机构面临一些困难,但工作基本正常;有近15%的机构表示,“疫情影响很大,将使机构难以为继”。

暂不考虑疫情影响,我们把公益组织和企业做一个比较。据中国人民银行2019年6月发布的企业融资风险报告称,中国中小企业平均寿命3年左右,美国是8年左右,日本是12年左右。另一研究报告称,2019年全国企业数量为3858.3 万户,存活5年以上的不到7%,10年以上的不到2%。换言之,中国超过98%的中小企业在成立10年内都会走向死亡。2020年新冠疫情导致企业复工复产难,供应链断裂,加上租金利息、人工成本的负担,很多企业资金费用只出不进,倒闭潮实在难以抗拒。

而在中国草根公益组织中,受“疫情影响很大,机构难以为继”的比例只占15%,可以说日子比正常年景的企业还要好过。当然,草根组织的日子再好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总能活,很少被淘汰。一个缺少优胜劣汰的行业,一定是整体落后的行业;换一个角度看,一个缺少竞争的行业,一定是一个遍地黄金没人拣、或不知道怎么去拣的地方。与企业相比,草根组织再难也难不到哪里去。

抓住99这跟稻草,别抱怨

面对经常出现的草根公益悲情,我们也要问:在抱怨别人对你不待见、让你日子不好过之前,可否先问自己几个问题

你是否发现了一个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并找到了解决方案,开发出了一款有效的公益产品和服务、并确定这是社会真正需求的?

你是否可以证明你的产品和服务效率比别的公益项目或者企业的同类产品高?

你是否已经利用一切传统的、现代的、适合不同人群接受的品牌包装手段,并进行了有效的传播和营销?

你是否了解谁是最有可能捐助或者购买你的产品和服务的人,他们就是你的“金主”?

在你的潜在“金主”尚不了解你的东西的价值和意义时,你是否对其进行了耐心而富有成效的启发教育;还不行,能否学学保险推销员,死缠烂打,甚至做到“一人卖保险,全家不要脸”的程度?

为了公共利益这样做,这不丢人;你是否做到了在捐赠项目落实和服务兑现后,让捐款人和服务对象满意度很高,以后不用你找他,而是他找你,离不开你?

你这就有了“钻石金主”。

99公益日来了,把上面那些但凡做企业都必须回答的基础性问题搞明白了,再找地方慈善总会谈判搞联合劝募——毕竟有公募权的基金会少,公募权闲置的慈善总会多。那么,慈善总会、基金会、企业、公司员工、社区大妈都是草根公益组织的淘金“工具”和“金主”,最好不要把朋友圈当“金主”,杀熟是现代公益慈善的倒退。

抓住99公益日这根“稻草”,所有“难以为继”的草根组织都有机会向死而生。除非你自己不想活!

 -END-

▼ 往期精彩推荐 ▼

中国社会组织扶贫案例征集倒计时19天!
益周指南 │ 后疫情下塑料污染治理论坛报名
这才是乐队的夏天!为了她们,痛仰冲上贵州屋脊!


所有评论(0条)

      暂无评论...